欢迎光临石家庄汽车资讯网

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 汽车资讯>资讯

切分丰田新能源蛋糕混动第一股逆袭

2018-09-17 19:07:13 作者: 0人读过 | 我要赞

切分丰田新能源蛋糕 “混动第一股”逆袭

两年前,当迫于政策的丰田决定将亚洲最大研发中心落户常熟时,为新能源技术本地化而展开的竞争已然开始。

11月14日,丰田常熟研发中心将正式投入运营,而目前最为重头的电池供应商已然敲定。

10月28日,湖南科力远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科力远”,证券代码)长沙工厂正式投产,董事长钟发平希望用4.5亿元的投资,打造一条年产6万台套镍氢汽车动力电池的生产线,而后者也是”十二五”期间国内镍氢汽车动力电池领域投资规模最大的项目。和四年前生产出电池却两年没有接到订单相比,有”大客户”丰田撑场的钟发平现在底气十足。

5个月前,科力远发布公告称,公司拟与丰田组建合资公司————科力美(中国)汽车动力电池有限公司。如果不出意外,这家由科力远和丰田控股子公司Primearth EV能源公司(简称PEVE,丰田持股80%)参股的合资企业,将成为丰田在中国采购混合动力关键部件的最大供应商。

最近,位于江苏常熟的丰田中国研发中心将正式启用,而科力美的注册地也在常熟。作为肩负丰田关键技术本土化研发的支持单位,丰田研发中心的启用,意味着丰田国产混合动力关键零部件的计划往前迈出了一大步,而筹建中的科力美一旦投产,将为2015年国产混合动力汽车打通本地供应链。

做丰田”合伙人”

”如果在国内一个订单都接不到,我们还可以考虑将产品卖给丰田。”在长沙科力远新工厂投产仪式现场,科力远的一位高管告诉经济观察报作者,科力远在日本的工厂其实已经在给丰田和本田供货,”镍氢电池国产后成本可下降30%至50%,目前长安和奇瑞等多家本土车企也在接洽合作。”

作者注意到,前来科力远长沙工厂投产仪式”捧场”的,不仅有本土车企新能源项目负责人,还有包括丰田旗下最重要的电池供应商PEVE董事长和多位来自丰田的日籍人士。现实情况是,这个新工厂与丰田并无资本关系,投产的产品也不专供丰田。既然如此,丰田为何要来”撑场”?

”当时丰田得知科力远收购松下的湘南工厂后就坐不住了,竟主动找到我们,并提出要跟我们合作生产供丰田混合动力汽车用的电池能量包”,钟发平告诉作者,科力远之所以能成为丰田国产混合动力技术项目在中国市场的”合伙人”,与公司此前在日本进行的一场收购有直接关系。

2011年1月,经过多轮角逐,钟发平和他创立的科力远最终以4000万元价格将松下株式会社旗下的湘南工厂收入囊中,而后者正是全球率先研发出混合动力车载镍氢电池的企业,并向第一代普锐斯供应电池能量包。

在收购湘南工厂前,科力远曾尝试进入汽车动力电池领域,但在市场开发上遭遇重挫。

当然,更关键的外围契机是,丰田本身也急于在中国市场找到以更低成本生产混合动力汽车的解决方案。

尽管丰田混合动力汽车在2012年已经创下全球销量100万辆、累计销量突破500万辆的新纪录,但在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中国,丰田去年一年在中国销售的混合动力汽车尚不足5000辆。除了消费者观念的转变,混合动力汽车高出市场预期的售价,被认为是关键的制约因素。

对于一心要将混合动力技术旗帜插遍世界各地的丰田而言,中国市场是唯一未能攻克的关键市场。丰田早在两年前就雄心勃勃地提出,要在2015年之前,通过国产混合动力核心组件(电池、电机和电控系统),降低包括Prius普锐斯在内的混动车型的售价,以达到最大范围普及混动技术的目标。

寻找中国合伙人成为丰田汽车混合动力全面推进国产的一道难题。于是,在供应体系内寻找中国企业成为重点选择,加上科力远旗下的湘南工厂本就是仅次于PEVE的丰田车载镍氢电池供应商,于是,丰田与正试图在国内做大镍氢动力电池的科力远一拍即合。

科力远在今年5月发布的公告称,公司拟同丰田成立合资公司”科力美”,注册地在江苏常熟。根据公告,科力美主要的四大股东持股结构依次为:中方股东为科力远(持股40%)和常熟当地的一家创投公司(持股10%),日方股东为PEVE(持股41%)、丰田中国(持股5%)和丰田通商(持股4%)。

在这个中外股比为50%:50%的合资公司中,丰田通过扩大股东结构和精巧的股比设置,成功绕过政策规定的”外商占股不超过50%”的红线,即通过旗下控股子公司PEVE成为合资公司最大单一股东,保持了丰田在合资公司管理上的最大话语权。

执着的钟发平

在长沙麓谷为科力腾出的面积超过400亩的工业园区里,一条国内最大的专供混合动力汽车使用的镍氢电池生产线已开始运转,园区对面是当地经济界巨擘中联重科。

因为有”大客户”丰田,中国电池界另一位与比亚迪王传福齐名的技术狂人钟发平在苦守5年后,似乎又重新看到了镍氢汽车动力电池的”钱景”。

”你可以看看,主流汽车厂家他们在准备什么,研发什么,现在又在大批量地生产什么!”尽管有业内观点认为,锂离子电池可能很快替代镍氢电池,成为下一代汽车动力电池的最佳”接班人”,但钟发平仍坚定地认为,自己走在紧贴市场的正确道路上,”十多年来,丰田普锐斯几百万辆车已经跑在路上”。

和王传福同年出生的钟发平,同样毕业于中南大学冶金系。不过,由于15岁就考入大学,钟发平实际上是王传福的”师兄”。尽管都是做电池起家,但在后期汽车动力电池技术路径的选择上,王传福选择了可能代表未来,但也充满不确定性的锂离子电池技术,而钟发平则选择更可靠的镍氢电池技术。

2001年,钟发平创办了湖南科力远高技术有限公司等3家企业,主导开发球型氢氧化镍、镍氢动力电池等产品,并迅速杀入国际市场。2008年,钟发平将电池资产注入上市公司,实现了从泡沫镍到镍氢动力电池的产业链整合。

”我还是重申我一直以来坚持的观点,电池技术不足,无法支撑纯电动汽车发展”,在10月初更新的一篇个人博客上,钟发平如此点评特斯拉起火事件,并呼吁政策支持混合动力技术而不是纯电动汽车产业化,”国家应该大力支持混合动力汽车产业化,同时支持纯电动车的基础研发。”

5年来,在国内节能与新能源汽车技术路线争吵不停之际,科力远的镍氢动力电池业务先后经历大起大落,又再次复苏的起伏。在科力远厂区,这条原本是超霸技术的镍氢动力电池项目,如今已经切换成日本湘南工厂的技术和产品,而正是海外收购湘南工厂

切分丰田新能源蛋糕混动第一股逆袭

,盘活了科力远旗下专门生产镍氢汽车动力电池的科霸公司。

5年前的8月,看到国内混合动力汽车前景,加上自己多年来扎根于镍氢民用电池领域的钟发平决定上马镍氢汽车动力电池项目。

为保险起见,他拉上当时同样看好国内混合动力市场的香港超霸科技有限公司(简称超霸),合资成立湖南科霸汽车动力电池有限公司(简称科霸)生产供应混合动力汽车的镍氢电池。

超霸是一家香港生产镍氢电池的厂家,于是科霸导入了超霸的镍氢电池技术和产品,但两个都缺乏汽车动力电池实际量产经验的伙伴很快就遇到了大难题。

2009年7月,科霸首条动力电池能量包全自动规模生产线下线。这在当时被视作一大利好消息,后来却演变成一个惨痛的现实:两年无订单。

科力远2010年和2011年年报显示,科霸公司的营收均为零,且分别出现了247.6万元和827.3万元的亏损额。

在2011年收购松下旗下的湘南工厂之前,因科霸连续亏损,超霸看淡国内混动汽车市场前景,最终决定撤资。被钟发平寄予厚望的超霸动力电池业务一时陷入绝境。

不过,钟发平到最后也没有放弃镍氢电池这条技术路径,而是想方设法寻求更多突围的办法,直到他等到收购湘南工厂的天赐良机。

科力远的逆袭

当香港的投资伙伴弃科力远而去时,一次起源于日本家电行业的兼并重组,因涉及到镍氢车载电池的反垄断,意外地为科霸带来了起死回生的新机会。

2009年年底,日本松下电器公司宣布收购三洋电机株式会社,不过,因为此次收购松下可能在全球车载镍氢电池事业市场具有绝对优势地位,为了减少经营者集中对市场竞争产生的不利影响,中国商务部要求松下公司将其在日本国神奈川县茅崎市的湘南工厂车载用镍氢电池业务转让给独立第三方。

据了解,湘南工厂成立于1932年,1989年开始生产镍氢电池,1992年开始与日本丰田联合研究混合动力汽车电池,1997年正式为丰田普锐斯批量供货。该工厂曾经生产了丰田普锐斯的第一组镍氢电池,可谓是全球混合动力汽车镍氢电池的发源地。

当时,全球生产镍氢汽车动力电池的有三家,一家是丰田汽车与松下合资的PEVE(丰田持股80.5%),另一家是三洋电机,剩下的一家就是松下的全资子公司湘南工厂。因此,松下一旦收购三洋,其在镍氢汽车动力电池领域就可能构成垄断,于是,出售旗下湘南工厂成为松下扫平收购三洋反垄断的一种解决办法。

当时的中国商务部也在积极帮助国内企业参与并购湘南工厂,因为这样能一举打破日本厂家,特别是丰田在混合动力汽车车载电池领域的技术垄断。

而参与竞标的前提之一就是电池生产企业,以确保其后续运营,因此,国内几家大电池生产商如比亚迪、科力远等都参与进来。为了收购同一个目标,钟发平和王传福开始了暗中角力。虽然科力远100%收购了湘南工厂,并获得相关技术和产品的授权,但在此过程中还有一段不被人知晓的插曲。

在比亚迪、科力远等国内电池企业参与湘南工厂竞购的第一轮结束后,这几家中国企业搁浅,一家来自日本的公司PDK在湘南工厂的竞购中胜出。当时,松下方面希望尽可能将湘南工厂出让给日本企业,不太希望核心技术外流,而当时湘南工厂的主要客户日本丰田汽车和本田汽车也希望维持该电池厂的现有状态。

随着日本PDK中标,科力远、比亚迪们无奈退出。得知PDK中标后,科力远当时的收购团队,特别是钟发平本人都不甘心就此认输放弃。随后,科力远向中国商务部提出异议并申请再次收购,这也是唯一一家还在争取收购的企业,而比亚迪在第一轮竞标失败后便放弃了。

随后,商务部对松下出让湘南工厂交易做进一步调查,一个在第一轮竞标中被忽略掉的事实呈现在商务部领导面前,即中标的PDK与松下存在股权关系,这意味着该笔买卖构成了关联交易。

商务部立即将这一意见反馈给松下,要求重新寻找买家。于是,2011年新年伊始,幸运的天平再次偏向了仍在执着努力的科力远。

2011年2月初,科力远正式发布上市公司的重大公告,宣布收购湘南工厂,收购价格为5亿日元(相当于4000万元人民币)。

根据科力远与松下的收购协议,科力远收购松下株式会社内部分公司Energy公司在日本国湘南工厂开展的车载用镍氢电池事业所需的生产设备、销售、研发部门及客户资源在内的资产,以及向科力远授予标的事业相关的知识产权使用权,向科力远转让湘南工厂100%股权。

科力远官显示,2011年5月至12月,湘南工厂累计完成产销量28350台套主要销往国际大型车厂丰田和本田的产品。2012年科力远年报显示,湘南工厂2012年净利润超过3400万元,接近当时4000万元的收购价,加上2011年下半年赚取的利润,科力远在去年年底便挣回了当时4000万元的投资。

如今看来,钟发平以及他的科力远镍氢动力电池事业从起步起就已经被绑在了丰田的战车上。

”在已经有接近200万辆的情况下,每年还在以20%、30%的速度增长,像丰田汽车,据我所知前年不到90万辆,去年120万辆,今年据说要到150万、160万辆,还在以这么快的速度在走。”钟发平在接受经济观察报作者采访时如是说道。

”我们只能看大市场的主流是什么,特别是要看行业的标杆,因为节能与新能源汽车标杆的企业应该是丰田,你承不承认都是,而且纯电动汽车的研发,你们参观了厂家就知道,丰田的储备比比亚迪要多得多。”钟发平认为自己做镍氢动力电池已经走在了紧跟丰田的正确的市场道路上。

本文相关的其他文章